台南茶訊
美女外送

您所在的位置:首頁
台南茶訊 台南飯店叫小姐 台南商務小姐 台南全套個人工作室

 頭挽烏云巧髻,身穿縞素衣裳。   金蓮三寸步輕揚, 娜腰肢難狀。   玉指纖纖,春筍朱唇,點點含香,   未曾窗下試新妝,好似嫦娥模樣。   且不提悟真王變化的事。再說那松果山西首有一座叫做青邱山,此山幽靜,景致甚多,有詩為証:   野鶴棲高樹,山禽繞澗嗚﹔臨流思出世,桃石竟忘形。   蜂蝶常為伴,煙云共我行﹔靜中忙養煉,此地可長生。   那山上無人往來,只有叢草閑花,獸蹄鳥跡。山凹中一座樓台,門上有個匾額,上寫著:「紫衣道院」。   你道是甚麼人在里面住?原是一個成精的燕子,自稱為「紫衣真人」,性極好淫,他雖然在此山修練了五百餘年,也再不能脫化,尋聚數千小燕,山中快樂終日。在溪間中取些魚蝦,山中采些果品,吹彈歌舞,盡地受用。時當二月天氣,春光明媚,欲念難禁,有詩為証:   來城便覺好風光,紅杏枝頭春意長﹔   忽聽流鶯聲百囀,芳心已逗在伊行。   那紫衣真人覺得身體有些困倦,便對小燕道:「這樣春光不可辜負,我欲往山外閑行,你等在此看看,散步一回就來。倘得遇著婦人,采取真陰,那時成就正果,也未可知?」   便去房中穿一雙三鑲云履,搖搖擺擺走出了門。剛遇著一扇,乘風而起,頃刻間來到山前十字路口立定。望見一個婦人,年可十五六歲,獨自坐在路旁。   燕精心下思量道:「這個所在,為何有這個美人?我且站在這里看他怎的?」   就把衣服撩起坐在柳陰下,假意吟詩唱曲。不想那悟真王變的婦人,早已看見前面這個後生,心下歡喜。暗想:「這個官人必是天使,他來成就我道念事。」   就假裝啼哭起來道:「有人救我,奴家情愿與他結為婚姻。」   不想這句話正中燕精竅里,連忙站起身來,上前躬身作一個揖道:「娘子,此處乃是荒郊曠野,豺狼叢狐出沒的所在。娘子為何到此?」   悟真聽說野狐,心里冷笑答道:「賤妾乃是海南官家女子、生長深閨,焉能得到此地?只因日前奴家見鵠皓月當空,不忍拾此良夜,與梅香開門到後花園中,觀賞將及二更,被一陣狂風把奴家抖在這里。等到天明四顧無人,怎奈腹中飢餓,望見桑園,意欲采取桑椹充腸,不想尚未有。欲往海南,天色已晚,恐途中為人所欺,苦不可言。今幸官人到此,當肯帶我還鄉與父母說知情,愿結為夫婦。」   燕精道:「救人一命,勝過七級浮屠,娘子所言極是。但娘子腹中飢餒,天色又晚,海南路途,娘子鞋弓腳小,怎行得這許多路,不若到我家中權宿一宵。明早送娘子回家何如?」婦人道:「實出無奈,只得隨著官人便了。」   燕精領著婦人取路而回。不多時,行到門首。那些小燕見燕精回來,都出迎接,看見婦人,問燕精:「這是誰家宅眷卻領他回來?」   燕精道:「這是海南官家小姐,只因著了魔怪風,吹到此爾,於是我帶他回家來與我結為夫婦,你們快整頓酒席與娘子宴飲矣。」   小燕道:「妙哉!妙哉!我們又拼一個壓寨夫人也。」   悟真王進得門來,看得里邊光景,心中暗喜道:「我方曉認為他是凡間男子,豈知他是修煉的真人。我將漏他几點元陽,大事成矣。」   少頃,只見眾小燕整了蔬菜酒飯擺一桌子,無非是些山雞叢雀魚合之類,天色已晚,燈燭輝煌,兩人對坐,燕精吃了几杯,婦人假意不吃。   燕精道:「若不肯吃,我就下跪了。」   婦人只得吃了一杯。燕精快活得緊,又連吃几杯,覺得有些醉意,對婦人道:「娘子既蒙允我百年之事,本不該造次﹔但你又是寡女,我又是孤男,不如暫效鸞凰,那時再成夫婦何如?」   婦人道:「今無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,卻怎使得?」燕精道:「莫要推辭,如今就把燈月做了個媒,有何不可?若還說出半個不字來,教你終身永無歸日。」   婦人雖然是這等說,心里卻也巴不得的,假意把手遮了臉道:「官人雅愛,非是不肯,只是女孩兒家羞答答,怎生說得出?」   燕精聽罷,滿面添花笑道:「娘子,既作夫妻,那里羞得這許多?」   就摟了婦人的肩頭,立起身來叫左右撤了酒席,秉燭歸房。小燕都去吃了夜飯,各自睡去。有詞為証:   清平樂   娜輕 ,做盡嬌 樣。   欲訴衷腸還悒怏,羞對樓前席上。   來顏向晚初開,鬢顏懶整金鈿釵,   堪羨鶯悌恩愛,姻緣天上飛來。   卻說婦人,燕精與婦人走進房中,把門閉上,解了羅襦,脫了繡鞋,上了牙床。燕精也自己脫了,把那麈柄弄的鐵一般硬的,把些津吐,替婦人擦上許多,婦人只是夾得緊緊,只等燕精陽 ,方 放松,要取他元陽。那里知道這燕精也是打磨成堅剛不壞的麈柄,盡力鎖了一個更次,那曾有些痿意。   燕精見他緊閉不納,假意道:「心肝,我用盡了許多氣力,只是不能入去,如今精神疲倦將要 了,沒奈何放開些,待我弄進去快活一回,也不枉春風一度。」   婦人道:「我怕里邊疼痛,你須慢慢放進才好。」   燕精道:「你放開我自然曉得。」   婦人慢把兩腿展開,那燕精放出手段,狠命一抵,噗的一聲,竟進去了。這婦人本非處子,乃是狐精變的,卻也承受得起。兩下情意綢繆,百戰不敗。   婦人暗想:「這個後生到曉得些家數。」   燕精暗想:「這個女子緣何有這個手段。」   兩下不言,只管翻云覆雨又得弄了一個更次。   畢竟,那燕精怎當得狐精的法朮,被他用運氣收鎖之法,把燕精環跳穴中一點,早己一 如注,心中著實不忿,氣昏昏各自睡了。燕精再也睡不著,思想必須采取仙草合成,再采陰丹吃了,方可取他真陰。   次早起來,梳洗畢,婦人假意要回。   燕精道:「待我親去園中取些果品,送你回家。」   婦人道:「承官人雅愛,須速去速來。」   燕精遂自己提了水火藍兒出門外,吩咐小燕道:「好好服侍娘子。」一直徑往山中去了。   卻說那悟真王自夜間得了元陽,便覺滿面生光,精神百倍,躍躍便有仙氣。欲今晚再取他真元,一者想他經修練過的,倘或自己不能保守反輸一貼﹔二者恐他回來,一時被他識破,不能脫身,反為不美。不如乘他不在,使個金蟬脫殼之計,有何不可?   即對眾小燕道:「我昨來時,慌促間未曾檢點,今日方知道失去一股金釵,此釵是無價之寶,我今欲往林中尋覓。官人又不在家,如何是好?」   眾燕道:「既是寶物,若不去尋,被人拾去,我們著几個去尋來還夫人便了。」   婦人道:「不要你們去尋,倘若你們拾了只說沒有,教我那里憑信?必須我親自去尋才好,亦不要你們跟隨我去。」   眾燕遂見他疑慮便說道:「既是夫人疑我,任憑夫人去尋。」   只見那夫人歡喜出門,一道煙去了。   不多時。走到叢間。不想有几個小燕偶然在那叢樹上歇了。談天說地閑耍,忽看見家里這婦人笑嘻嘻,走近前來自言自語道:「官人,官人,你只道我是人間女兒,那知我是個多年老狐。如今被我漏了元陽,待我升天之後,再來度你。」說罷現了原身,顯現個神通,駕起一道祥云,竟自回洞去了。   話分兩頭,按下慢題。再說燕精采了一籃仙草,因暗想今晚必定被我采取真陰,不怕他飛上天去。進得門來便問:「夫人在那里?」   眾燕稟道:「夫人昨因失去寶釵,到叢林中尋去了。」